快乐扑克排列三任选九场|山东快乐扑克概率
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瑞小說 > 來自地獄的男人

第1698章 道歉的機會!

來自地獄的男人 | 作者:秋風123 | 更新時間:2019-08-02 18:58:22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師傅?

  李澄郅等人頓時表情一變,他們看得出來歐陽云朵是神王境界,可卻認夜風為師,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難道說這小子真有什么過人之處不成?

  “你們沒聽她的,這丫頭也是個二愣子,跟她那個爺爺一樣,一聽這小子是歐陽傾雪的兒子就屁顛屁顛的湊了上去,甘心當牛做馬。¥♀八¥♀八¥♀讀¥♀書,.2≠3.o◆”歐陽宇諷刺道。

  一聽這話,李老等人便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臉上旋即便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夜風依舊笑著說道:“老人家,我既然敢這么說,自然就有我的道理,為什么你不讓我試試看呢?”

  “算了,我自己想辦法吧。”李老淡漠的道,卻是看都不看夜風一眼,這已經是表現的很明顯了。

  說著,他便是打算帶自己兩個孫子離開,心里也已經是對搏天族失望至極。

  為了搏天族鞠躬盡瘁,可到頭來竟然被拋棄,這種感覺不得不說是悲憤。

  夜風笑了笑,也沒再說什么,他已經給了對方機會,可對方不愿意把握,那么他也不會熱臉貼人冷屁股。

  歐陽云朵也在心里暗罵一句蠢貨,一臉的輕蔑不屑。

  “小子,我想和你打一場,只要你能贏得了我,我就承認你有幫我們搏天族的能耐。”

  這時,一道輕狂的聲音傳來,李澄郅已經大步的邁入場中,此時正以一種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夜風。

  夜風頓時回過頭來看李澄郅,卻見到他的嘴角浮現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

  “郅兒,不可胡鬧!”李老頓時呵斥一句,夜風再怎么無能,那也始終是歐陽震的外孫,真的要把他打殘打廢了,那到頭來倒霉的還是他們。

  但是李澄郅卻對李老的話充耳不聞,囂張的看著夜風:“怎么,你不敢嗎?”

  “我不需要向你證明什么,現在是你有求于我,而不是我有求于你。”夜風冷漠一笑,根本不予理睬,轉身就打算離開。

  但他這話,在李澄郅等人看來卻像是托詞。

  李澄郅便以為夜風是怕了,沖著他的背影喊道:“沒種就沒種,哪來那么多屁話,你母親是個頂天立地的蓋世英雄,可你卻是個無膽匪類,你簡直丟盡了歐陽傾雪的臉!”

  “說得好!”李思雨也在拍手叫好,覺得自己大哥說的一點也沒錯。

  “你們找死!”

  歐陽樺等族人頓時怒不可遏,臉上帶著無窮怒火。⑥八⑥八⑥讀⑥書,.□.≠o

  對方不過是一個搏天族的走狗,卻同時侮辱了他們搏天族地位最為崇高的兩個人,這讓他們怎么可能容忍?

  夜風擺了擺手,示意他們退下,但此時雙眸也是被層層寒芒所籠罩。

  “你有一次道歉的機會!”

  道歉?

  李澄郅笑了,依舊輕狂的道:“我說的是事實,憑什么道歉?”

  “想讓我道歉?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李澄郅對夜風招了招手,一臉的挑釁。

  意思是,你打趴我不就道歉了?

  “打趴你?不不不,你將會死在這里!”夜風上前一步,凌厲的目光,緊盯著李澄郅。

  什么!

  李澄郅頓時臉色一變,怒極反笑:“好好好,我佩服你的自信,希望你一會兒不要跪下來求我饒你!”

  一個王者敢這樣和他說話,簡直是找死!

  他也已經受夠了一直給老東家當牛做馬的日子了,如今他就要給他的老東家一點顏色瞧瞧。

  “你們快阻止他們啊,我這個孫子一旦出手,不見血不肯罷休的,不要傷了公子。”李老連忙說道,心里都快被李澄郅氣死了。

  你說你和一個廢物較什么勁?

  殺了這蠢貨,卻因此得罪了搏天族,簡直是得不償失!

  歐陽晟豐頓時幸災樂禍的一笑,這一下夜風還沒坐上族長之位,就被手下的狗給咬了,他倒要看看以后夜風怎么服眾!

  他倒是期待夜風被李澄郅打成殘廢,最好是直接殺死,這樣他就不用費那么大的勁來弄死他了。

  但歐陽云朵卻是冷冷一哼:“誰傷誰還一定呢!”

  所有人都像是看傻子一樣看著歐陽云朵,暗自嘲諷她的天真。

  難不成這個傻妞還以為這個蠢貨能贏得了?

  李澄郅在莽荒年輕一輩之中可算是翹楚級別的人物,和李思雨一樣被當成未來的接班人培養,年輕一輩少有人能與之抗衡。

  就連歐陽震見了李澄郅都不禁稱贊一句后生可畏。

  這個時候夜風對上他,唯有死路一條!

  “哦,對了,忘記告訴你了,現在的我已經不是圣主了,我是神王!”李澄郅頓時獰笑一聲,陡然將氣勢爆發開來,驟然一股宛如海潮般的兇猛偉力,橫掃全場!

  什么!

  全場頓時為之色變!

  “快!快阻攔他!要不然就來不及了!”李老頓時大呼小叫,對著全場所有人哀嚎。

  這要是阻攔,那夜風是九成九要死于非命啊。

  王者對上圣主只有死路一條,對上神王,那就只有被秒殺的份兒!

  歐陽樺等人也很是擔心,可這是夜風自己的抉擇,他們也無權干涉啊。

  就在歐陽樺準備邁出一步的時候,歐陽晟豐卻壞笑著攔在他的跟前:“二叔,你是不是忘記了族規了?”

  歐陽樺頓時渾身一震,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在他們搏天族有一條鐵律,一旦兩個強者決定了單打獨斗,那就絕對不允許第三方插手的。

  否則,這就是對戰斗的侮辱!

  這規定,從搏天族存在以來便流傳至今,從未改變過。

  歐陽晟豐這個時候提出,就是不讓歐陽樺多管閑事。

  開玩笑,如果讓歐陽樺橫插一手,那這小子怎么死?

  而此時,李澄郅輕蔑的看著夜風:“一招之內,我要你跪下!”

  夜風頓時眉頭一皺,最后一點耐心,徹底被李澄郅的狂妄自大消磨干凈了。

  而后,他便是冷冷說道:“今日,若你敗在我的手里,那么你們云水閣生死再和我們搏天族沒有任何關系,日后大家再無瓜葛!”

  聞言,李思雨頓時發出一聲冷笑,這小子這口氣簡直就像是他贏定了一樣。

  笑死人了,他能贏得了自己哥哥?

  李澄郅聽到這話,頓時哈哈大笑:“你的擔心是多余的,因為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你今天必敗無疑!”

  轟!!!

  話音剛落李澄郅便是直接出手了,袖袍之中頓時爆射而出兩支青銅飛劍,古樸無華,卻內蘊神秀,神紋一道道,無比神奇。

  “這是云水閣的祖器!該死!!!”

  歐陽樺頓時面沉似水,怒視著李老。

  李老頓時就要哭了,他也沒想到李澄郅竟然這么膽大包天,明明欺負對方一頓就算了,還將這樣大殺器祭出,這不是要他的命嗎?

  完了!

  這一下徹底完了!

  夜風死定了,他們云水閣肯定會遭到處罰的。

  所有搏天族人都是一臉的憤慨之色,李澄郅明明境界已經在夜風之上,竟然還要動用兵器,這太過分了。

  明擺著欺負人!

  “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你們云水閣就等著被覆滅吧!”歐陽樺冷冷的說道。

  “這...唉!!!”

  李老那叫一個氣啊,這算怎么個回事,本來是搬救兵的,結果救兵沒找到,還把老東家給得罪死了。

  這是要天要亡我云水閣啊!

  然而,歐陽晟豐在看到李澄郅竟然祭出祖器來對付夜風的時候,都是激動的拍手叫好!

  “死吧死吧,該死的雜種!”歐陽晟豐雙眸帶著瘋狂之色,在心里咆哮。

  “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死不足惜!”歐陽宇同樣是冷哼一聲。

  咔咔咔!

  就在此時!

  地板承受不住飛劍的威壓,狂暴裂開,土石砂礫頓時化作一股可怕的浪濤沖天而起,兇狠的蔓延而出!

  這一幕,令人大跌眼鏡!

  神威!

  在場的搏天族人都為之膽寒,這場景太嚇人了,飛劍散發出來的縷縷劍氣就足以賤人斬殺成肉泥。

  這一刻,仿佛圣人在怒吼,毀天滅地,直接撲殺夜風而去!

  “住手!”

  “夜風快逃!”

  一聲聲驚慌的咆哮聲,便在這一刻響徹而起,清晰入耳。

  那兩柄飛劍,號稱日月仙劍,在當初可是致使百座山河崩塌,斬碎過天道的。

  李澄郅的臉上帶著濃濃的獰笑,身上仙光閃爍,橫斷長空,氣沖斗牛,氣勢狂暴而強盛。

  他已經決定將夜風致殘,讓他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價。

  到時候,再轉投縛神族,搏天族能奈他何?

  心中打定這樣的想法,李澄郅下手更加殘暴與無情,兩柄飛濺仙光沖霄,如彗星般砸向夜風。

  但是,夜風卻依舊是紋絲不動。

  雙手環胸,面容淡定,不屑一顧,對眾人的尖叫置之不理。

  “哈哈,這個白癡該不會已經被嚇傻了吧?”歐陽邵俊頓時譏笑起來。

  “我看八成是這樣,畢竟對方可是神王啊,王者在神王的壓力下,會感到無力也是理所當然的嘛。”歐陽梅琳也跟著附和,在她看來夜風肯定已經嚇破膽了。

  當!!!

  突然間,毫無預兆的!

  一聲宛如洪鐘大呂般的音波,驟然震蕩開來,宏偉而壯闊,悠悠綿延,清冽而洪亮。11
來自地獄的男人最新章節http://www.ioyyz.tw/laizidiyudenanre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驚世第一妃:魔帝,寵上身!嬌寵愛妻:乖,到我懷里來錯戀成殤:重拾彼岸劫重生暖婚:軍少,放肆寵!獨家盛寵:總裁的替身新娘唐朝第一散官大唐第一狠人劍魁天帝別秀了這個領主不好惹
// tongji // tuisong
快乐扑克排列三任选九场